2014/07/28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二):1985 霸王別姬 / Farewell My Concubine


故事,從一個說書人的口中開啟序幕......。鑼鼓喧天粉墨登場的雖是京劇《霸王別姬》,但舞台下實則演出一場「性」與「政治」交織衝突的人生戲碼。



「性」:曖昧不明時,最美。

明朝崇尚儒學,封建制度使女性不得隨便拋頭露面,何況是跑江湖上台唱戲,所以,男旦(乾旦)開始興盛於清朝乾隆道光年間形成,至今已有200多年歷史的京劇,一直至1900(清朝光緒末至宣統間)後女性始可看戲,才又有女旦(坤旦)的出現,而到1966年文革後,男旦文化漸漸開始衰退。

雖然西方有宗教劇、古希臘戲劇、閹伶,日本歌舞伎有女形,但所謂的男旦演出都不及中國的京劇講求神韻逼真來的透澈全面。《霸王別姬》小說中所欲凸顯的,就是在這樣追求完美的當下,入戲太深的主角,早已分不清舞台與現實的差別。故事裏的程蝶衣,心裏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性別認同問題,他所得到的,都是他覺得他該得的;也就是說,程蝶衣非常陶醉在自己是虞姬(女性)的世界裡,用虞姬的視角來看師哥(霸王項羽)、菊仙、台下的觀眾與周遭的一切。唯一一次的性別認同,是發生在年少「分行」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