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

《惡魔附身的小孩 The Innocents》,魔鬼總在你左右

最恐怖的情節不是鬼在背後聲聲呼喚,而是在你猛然回頭睜大眼睛搜尋任何你能看見的所在的同時,鬼,卻從最不起眼的黑暗角落,悄然向你逼近。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在2015年萬聖節前夕,特別選映兩部經典恐怖老片,是為『恐怖經典之夜』影展。10月7日晚所放映的《惡魔附身的小孩 The Innocents (1961)》,改編自亨利·詹姆斯的小說《螺絲在擰緊/碧廬冤孽 The Turn of the Screw (1898)》。內容敘述一位保守基督教牧師的女兒吉登斯(Miss Giddens),遠赴鄉間莊園擔任一對孤兒(哥哥邁爾斯(Miles),妹妹弗洛拉(Flora))的家庭教師。 但沒多久,吉登斯小姐隨即發現,兩個看來天真可愛的孩子有著異於常人的行為與言語,而這些怪事,似乎又和只有自己才看的到的一對男女鬼魂有關......。吉登斯小姐極力想要拯救孩子們,但到底這對親密異常的兄妹早以被惡魔附身?還是一切都只是吉登斯小姐自己的幻覺呢?





2015/09/03

無法翱翔的孤獨靈魂,《強尼上戰場》讀後感

「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為國去打仗,當兵笑哈哈。
走吧走吧,哥哥爸爸,家事不用你牽掛,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在今天之前,它只是首兒歌。但在看完《強尼上戰場》一書後,回頭再去聽才了解這首從小朗朗上口的樂曲,實際是首叫人去死的海妖之歌。

當兵為什麼會笑哈哈?是去死又不是是參加夏令營。戰死了當然只有留下名譽照我家。因為你會死,家事肯定你不會牽掛。最後,母親把你辛苦拉拔長大了,然後你就可以再去送死,為了國家政治的權力鬥爭,為了龐大的戰爭商業利益。


 

2015/08/27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四):1989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 Reincarnation of Golden Lotus

要相信人有前世,就先必須相信輪迴轉世之可能。根據道教說法,一般人在死後,魂魄會先來到陰間的「鬼門關」,走過兩旁種滿血紅彼岸花的「黃泉路」,路的盡頭是一土丘「望鄉台」,台上有「孟婆亭」和「三生石」。喝完孟婆遞上的忘魂湯後,走向底下流著「忘川」的「奈何橋」之彼端,便會進入六道輪迴(天道、人道、魔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就待你縱身一躍,從此忘卻前塵,轉瞬奔向虛無,迎接新生。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一書的作者李碧華,在她的故事裡,假設了含恨而死的潘金蓮,為了一報血仇,拒絕喝下忘卻前生的孟婆湯,導致今生的單玉蓮(潘金蓮)受制於前世的執念,而與現代的武龍(武松)、武汝大(武大郎)、SIMON(西門慶),因緣聚首,卻又因怨而再度經歷了生離死別。


2015/07/10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其他之2):1984 窺情 / Maybe It's Love

阿玉,一名剛嫁給香港長洲做紙紮活的老王的中國女子,有天雨夜,阿玉失蹤了。小女孩說,阿玉是被謀殺的,她從望遠鏡裡目擊到了整個案發經過。兇手,是曾跟阿玉有一腿,擔心情事外露的郵差耀祖?還是受不了阿玉一再勒索的郵差情人Rita?仰或是阿玉的先生老王,因為無法忍受阿玉四處招風引蝶讓他帶綠帽而痛下殺手?

1984年由李碧華編劇,香港新浪潮
導演陳安琪的奇情懸疑片《窺情 Maybe It's Love》,劇情帶有西洋懸疑推理風格(例如向電影《後窗》致敬的偷窺殺妻情節),但同時也順應80年代女性剝削潮流,大量販賣女性肉體。有幾場Rita在練習現代舞的橋段,好似受到電影《閃舞》的影響,大量鏡頭皆聚焦在女性性癥部位,香汗淋漓的扭動身軀主觀畫面,有種導演要不是把男主角當色狼,就是把觀眾當偷窺狂的感覺。


2015/04/13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其他之1):2015看《百年戲樓》,回味李碧華的作品。

2014年,因為要寫篇《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二):1985 霸王別姬 / Farewell My Concubine》,才知道錯過了2011年,有著同樣歷史架構與角色心境的新編「京典舞臺劇」,國光劇團的《百年戲樓》。2015年,適逢國光劇團20週年春季公演,《百年戲樓》又再度重新上演,這次當然不能再與它失之交臂。

有趣的是,會去欣賞《百年戲樓》的因是李碧華的作品,而看完之後的果,居然還是回到李碧華的作品上頭。怎麼說呢?


2015/03/17

《超時空攔截 Predestination》,一條孤獨的蛇

「蛇吞吃了它的自己的尾巴,周而復始,何謂始,何謂終……」

電影《超時空攔截 Predestination》改編自我很喜歡的科幻大師海萊因的短篇作品《All You Zombies》。如果說,故事《All You Zombies》是在跟觀眾解釋,蛇是如何開始吃自己尾巴的,那麼電影《Predestination》所呈現地,就是進一步去演繹,伊森霍克所扮演的這條蛇,最終是怎麼將自己吞噬......


2015/02/28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三):1986 青蛇 / Green Snake

西元1993,高中剛畢業的那年,在黝黑碩大的黑盒子裡,我見著了一隻全身散發斑斕彩光絢麗妖魅的蛇《青蛇》。牠一睜眼便咬住了我,迷藥般的毒液順著利牙而下,瞬間開啟了我各種奇妙的感知:美術、服裝、攝影、造型(視覺),音樂(聽覺),剪接、演員、導演(感受)......,直到燈光點亮,我才從雲波飄渺的南宋幻夢中乍醒,回到現實,明白一切。

原來這一切不過都是愛情的試煉。

20年後的今天,再來反芻咀嚼《青蛇》當年帶給我的美好體驗,是極為有趣的,但要細說電影之前,還是得先重溫李碧華的劇本,也就是小說文本,因為它,正是這條蛇的靈魂。





2015/01/28

18年前的《大眼睛 Big Eyes》

去看電影《大眼睛》,實是為了一解18年前之宿願。

1997年,第一次出國,第一次旅行到紐約。尚未出國前,早就耳聞紐約的跳蚤市場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為此,到達紐約的首週週末,就來到要花一美元才能入場的Annex Antique Fair and Flea Market。

剛開始逛沒多久,就看見某個攤位前站著一位可愛的金髮紅衣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卻流著兩行快要滴下來的清淚,沒哭沒鬧,眼珠子就直直地望著我,像是要向我求助般,讓人捨不得拋下她離去。這麼充滿靈性的孩子,怎麼會流落至此......。

於是我問老闆,要多少錢才能帶她走,老闆帶著墨鏡冷冷地說:12元!最後我掏出10元,心滿意足的牽著小女孩走出人潮洶湧的市集。

當時網路還查不到太多資訊(沒有wiki或google),但看著上頭的keane字樣,自然也了解到原來這位藝術家還有創造出許多同樣有著大眼睛的可愛小孩。但就止於此了,沒有更多的機會了解她。之後,再次去了紐約也只買到一件印有keane畫作的T恤而已。

所以當我看到電影《大眼睛》居然出現了紅衣小妹時(還不只一幕),你就知道我是多麼驚喜了!(哇!她終於登上大螢幕了!!)可惜我的收藏跟電影敘述的一樣,是複製畫,而非原作。

不過,我已心滿意足。知道她從何而來,為何流淚,為什麼會被我帶回家。

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


----------------------------------------------------------------------------------------------------------

「在那些眼睛裡,深藏著人類的問題和答案,也渴望著人們來了解這些眼睛。我希望我的畫能夠的打動你們的心,讓你們從心中大喊:「快做點什麼!」

有人說,就像達文西的《蒙娜麗莎》一樣,只要你多瞧一會,她們的眼神就會一直跟著你。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1128/431770.htm



2015/01/27

《推拿》後,洗澡感傷。

深夜,出捷運站。見到三個坐著的身影瑟縮在出口不遠的陰暗處。一個是賣大誌的身障伯伯,兩個視障小弟,輕度視障賣彩卷,另一位重度視障則賣口香糖。天冷,行人的手都放在溫暖的外套口袋裡,捨不得伸出來。

「盲人和健全人終究還是隔了一層,道理很簡單, 他們在明處,健全人卻藏在暗處。 這就是為什麼盲人一般不和健全人打交道的根本緣由。 在盲人的心目中,健全人是另外的一種動物, 是更高一級的動物,是有眼睛的動物, 是無所不知的動物,具有神靈的意味。 他們對待健全人的態度完全等同於健全人對待鬼神的態度:敬鬼神而遠之」。

通常看完關於視障(或聽障)電影的當下,我都會恍惚以為自己也看不見。看完《推拿》,回家洗澡時我試著閉起眼睛沐浴,結果不到兩秒鐘立即恐懼又因循苟且睜開雙眼,害怕那種不知所措不能選擇下一步的感覺,因為,我居然無法知道我擠的是潤髮乳還是沐浴乳......。

有時候覺得我們何其幸運,能擁有如此健全完好的身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