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4

李碧華的小說與電影(其他之4):打開《青蛇》遊杭州 I

因為《白蛇傳》,讓我對杭州西湖一直充滿了美麗的想像;又因為《青蛇》,讓西湖成了我有生必去的旅遊景點之一。2017年炙熱的端午節前夕,天空突然下起了綿綿細雨......老天爺像是有心安排好故事裡的所有場景氛圍,等著我去好好體會西湖的美、《青蛇》裡的浪漫情節與淒美愛情。



***
我今年一千三百多歲。
住在西湖一道橋的底下。這橋叫「斷橋」。從前它不叫斷橋,叫段家橋。
冬天。我吃飽了,十分慵懶,百無聊賴,只好倒頭大睡。睡在身畔的是我姊姊。我們盤錯糾纏著,不知人間何世。
雖然這橋身已改建,鋪了鋼筋水泥,可以通行汽車,也有來自各方的游人,踩著殘雪,在附庸風雅,發出造作的讚嘆感
,這些都不再那麼容易就把我倆吵醒了。p1

清晨,天光乍亮,從少年宮站搭一段公車到葛岭站下車。從這裡沿著北山街往回走到斷橋,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步行時光,安靜而悠閒。依山而寬廣的道路上種植著無盡延伸的法國梧桐老樹,傍水另一面則是由遠山、白堤、荷葉所構成的自然美景。

斷橋,是白堤與西湖東岸邊的連結,大約在早上六點之後,斷橋周邊已是滿滿的廣場舞大媽,此起彼落不絕於耳的舞曲無法跟西湖本身古典優雅的形象相容,頓時淪為俗世中的一座大湖公園。幸好,杭州的空氣品質是還不錯的,路上眼見所及盡是共享單車、電動機車、電動環保車、電動公交車與計程車,用看的都覺得吸進身體裡的空氣應該很乾淨!

 

***
遠處,又傳來清悠輕忽的鐘聲,不知是北山的靈隱寺,抑南山的淨慈寺,響起了晚鐘。把身子轉了一下,繼續我的好夢。
我不願意起來呀。
p1


一大早參拜靈隱寺是個不錯的選擇,佇立在山林霧氣裡,身後則是虔誠進香的紛紛眾生們,此刻時間就像是靜止般,一瞬永恆。沿著石階漫步走上地勢最高的第五殿:華嚴殿,殿內供奉華嚴三聖——毘盧遮那佛、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則是我看過配色最優雅協調的佛像;整尊佛像只用了木紋兩色(主體)、金銀兩色(點綴)和藍。尤其那藍,真是美啊!讓人仰望時不禁心生對美、對藝術的敬畏。

黃昏時分來到淨慈寺,為的是要在夕陽紅時聽聽那著名的「南屏晚鐘」。伴隨著遊客敲響一次需十元人民幣的洪亮鐘聲,拾級而上最高的釋迦殿,只見窗外的雷峰塔清晰可見,西湖雖然猶抱琵琶半遮面,但單看一角落,已是絕美。可惜到了關門時間,不然淨慈寺真是個看「雷峰夕照」的好地方呀!



***
上孤山,踏蘇堤。
到了西泠橋
畔,近面即見一座石色黝綠的古墓,亭前石柱有聯曰: 「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車不再逢。」
這是蘇小小的芳塚。
「蘇小小?是誰呢?喚作『小小』,一看便知是短命種。」
「小青別貧嘴,別因為自己長生,嘲笑別人短命。」
p10


西泠橋比想像中來的寬廣許多,如織的遊人穿梭,已不見『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駱馬。何處結同心,西泠松柏下。』的斷腸柔情,只剩下橋頭一旁慕才亭下的蘇小小墓,為這淒美的愛情故事作歷史見證。未久,天空開始落下雨來,西湖孤山,輕霧四起,似近似遠,似高似低,孤山不孤,只因有你。


***
 ——其實,我千不該萬不該,買了他的小湯圓,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不買,什麼都不會發生。
他接過錢,先舀一碗開水,再舀一隻小湯圓在碗裡,端著碗蹲下身來,用嘴唇朝碗裡吹口氣,那小湯圓繞著碗沿,咕碌碌滾轉起來。
老頭兒見我和素貞好奇地注視著,心中不無得意,於是再舀了一
小湯圓,道:
「這是送的。」
他把碗端過來,兩隻團團亂滾的小湯圓,十分誘惑。撲鼻的異香,動人的色相。
p13


杭州的點心是出了名的,不論是貓耳朵、油墩兒、小雞酥、蔥包檜、吳山酥油餅、桂花定勝糕、片兒川麵、桂花糖年糕......,都值得一試再試。當然,黑芝麻湯圓肯定非嚐不可,皮彈牙、餡香甜,也難怪素貞與小青會因為貪嘴而陷入人類的七情六慾裡。


***
她不管我,自顧自心事重重地踏上蘇堤。我纏在她身後,絮絮叨叨:「你不喜歡我?你不再喜歡我?」
蘇堤,這是西湖上自南到北的一條長堤,剛由一個喚蘇東坡的才子修建好。正是暮春三月,中間六條橋:映波、鎖瀾、望山、壓堤、東浦、跨虹,更是古樸美觀,堤岸百花爭妍,芬芳襲人,在這六橋煙柳、蘇堤春曉的辰光,我不明白,一條蛇還有什麼心事?
p16


來到杭州,許多從小聽聞的歷史人事物,都能因此一睹真面目,例如蘇堤。走在蘇堤上,遙想著擔任杭州知府的蘇軾,以疏浚西湖留下的淤泥和葑草,築成了這條連接西湖南北端的長堤。此時,湖面雨霧不分,蘇堤像是沒有盡頭,從過去一直延伸到未來......


***
保俶塔在寶石山上,相傳是吳越王錢弘俶的宰相吳延爽建造的。佛殿上看眾僧念經,孝子賢孫燒菴子祭祖祈福。
「小青,見著了沒有?應該在此時此地——」
她還未說完,目光早已被吸引過去。
好個美少年,眉目清朗,純樸、虔誠。身穿藍衣,頭戴皂色幞頭,拎了紙馬、蠟燭、經幡、錢垛等,來追薦祖宗。只見他與和尚共話。隔得遠,聽不清,但那一心一德,心無旁騖之情,卻是十分動人。——如果對面的不是和尚,而是他的女人……
p39


此行雖未一遊保俶塔,但每每途經西湖周邊景點,都會看到她的倩影。在星巴克杭州北山二店,也就是蔣經國舊居店裡的內裝牆上,掛著幾張老照片,其中一幀照片便是從保俶塔方向拍攝的風景,只見當時湖岸邊還住著不少人家,想必過去肯定充滿水鄉澤國般的悠悠風情吧!


***
我合什念咒,忽地狂風一捲,柳枝亂顫,雲生西北,霧鎖東南,俄頃,摧花雨下。藍衣少年,衣袂被吹得飄蕩,在淡烟急雨中,撐開一把傘。p41


 

***
相公姓許名仙,錢塘人,二十五歲,自幼父母雙亡,投靠姊姊姊夫,他們那藥店開設於官巷口。最重要的,是他尚未娶親。——當然,那麼窮苦,尚寄人籬下,怎有本事娶親?看來只有我姊姊才會喜歡他,一半因為人,一半因為色。 p43


位於河坊街歷史街區的保和堂,傳說就是許仙當伙計的中藥舖。實際來到保和堂,沒有什麼客人,卻有不少遊客搶著和許仙的雕像合照。而在其他版本裡,後來白素貞(在蘇州?)為許仙開的藥舖同樣也叫保和堂,真是孰真孰假有誰知啊?!


***
大家那麼近乎,面面相覷,還要一個中間人傳話,好不煩人。我一擰身,溜掉了。但瓜皮艇的困囿,溜到何處?只靠著艙邊,望著煙雨西湖,三潭印月和阮公墩,迷迷糊糊。惱人的春天,惱人的春意。p44


「三潭印月」,據說是中秋夜能看見三十三個月亮,卻從來沒有人真正看見過三十三個月亮的地方......。不過從我心相印亭望出去所看到的三座石塔甚小,頗為失望。還是旅店的電視服務貼心,免費送上1962年由林黛主演的邵氏電影『白蛇傳』,相當應景。


***
到了清波門岸上,他撐起那傘,見我倆衣衫盡濕,孤苦無依難於上路,終鼓起無窮勇氣:「姑娘,這傘借予——」
我即接過:「哎,這傘相公明日來取回好了,謝謝!」——這才算有點眉目。
p47


下榻的旅店旁有一超市,入口的牆上同樣也掛了幾張老照片,這也才看到清波門的舊時長相。雖說拆除城門是為了建設,但如今西湖四周的公園多又大,不知為何卻開始想念起這些老城門了......。


***
三腳的金獸香爐,飄出裊裊輕煙,像一根顫動著的心絃。p57


看到這段文字,讓我想起的是靈隱寺一座有著特別造型的香爐。三尊頭上長著雙角的妖怪,各自頂著沈重香爐一方,不知是在菩薩旁看守香爐的童子化身?還是因為做惡多端而被懲罰永生永世得背負著人類的渺渺希望?


***
許仙薰香割艾,張懸菖蒲符籙。見我倆懶懶地包粽子應節,也來張羅一陣。我見他來,知機地跑開了。
剛至門前,忽見一個和尚。
p123




***

我也聽過這樣的一條通道,不知在哪一朝,哪一個仙人所成,不知為什麼原因,總之,他用了那捷徑,自鎮江閃身來了杭州。
為什麼逃離法海魔掌?難道我不明白嗎?他這樣狗尾巴上的露水,經不起搖擺,說不定是以為金山寺必遭沒頂,又趕來投奔素貞了。p125

傳說江蘇省鎮江市金山寺有一白龍洞,從洞中石縫可直接通往西湖斷橋,另有一說則可達靈隱寺,但是否為我眼前幽暗濕冷的龍泓洞?我想傳說之所以美麗,實是滿足了人類無窮的想像力啊!


***
我笑了,啊!我終於堅決地把一切了斷。
我殺給你看! 
笑聲在寂寂的西湖孤零零地回蕩,在水面反射,在柳間鼠竄,直衝這暑天的蒼穹。
p229


有幸在這次杭州之旅,同時見到西湖的雨與晴。雨天的西湖像是一幅水墨畫,淡雅蒼茫,霧裡看花。晴天時的西湖早晨,則是一面明鏡,映照出水裡的平行世界,皆美不自勝!


***
夕陽西照,雷峰塔浴在血紅的晚霞中,燃燒著自己,如一個滿懷心事的胭脂艷艷的姑娘。不,它是一個墓,活活埋著心死的素貞,人和塔,都滿懷心事。p230

「雷峰夕照」果然美麗地引人入勝,從夕影亭到長橋一帶,滿滿地都是攝影愛好者和婚紗寫真,把岸邊擠的水洩不通好不熱鬧。此時要享受水天一色的無人夕陽,好方法就是花個40元租艘電動自開船,既可體驗開船的樂趣,累了也就所幸將船停在湖面上,靜靜地聽著水聲,等待日落。


***
我們途經什麼靈隱寺、淨慈寺、西泠印社、放鶴亭、岳墳......一切一切的文物,都曾受嚴重破壞,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都像垃圾一樣,被掃地出門,砸個稀爛。p245

在經過蘇小小墓、武松墓......時,旁邊的告示牌除了歷史介紹,最後一句都同樣寫著「20世紀60年代墓毀,2004年恢復」等字樣,想必這些文物遺跡都曾在文革時期,遭遇到比死還要殘酷的浩劫吧!


***
他把傘撐起,護她上路。一切自傘開始,她不需要任何穿針引線的中間人了。——也許她此刻的身份是張小泉剪刀廠的女工。張小泉,杭州三百多年來的名牌。它的剪刀鑲鋼均勻、刃口鋒利、磨工精細、開合和順、鎖釘牢固、刻花新穎、式樣美觀、經久耐用。——不過,這麼優秀的剪刀,剪不斷世間孽債情絲。 p254


第一次聽聞張小泉剪刀店,便是在《青蛇》小說的結局裡,所以勢必要到河坊街逛逛店家。在舊址斜對面,便有一家分店,不過店員的招呼沒有什麼親和力,剪刀樣式多但不甚新穎,又想到買剪刀當禮物好像也不太適合,便匆匆結束朝聖之旅。


***
我決定借了他的傘,著他明日前來取回。解放路、延安路、體育場路、湖濱路、環湖路……隨便一條柏油馬路的一家。 
我一擰身子,嬝嬝地嬝嬝地追上去……。p256

清晨告別西湖,步行至體育場路的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售票處搭巴士前往機場。這次旅程就像進入小說裡的場景一樣,既陌生又熟悉,但縱有萬般不捨,還是得翻到最後一頁。期待不久的將來,還有機會拜訪杭州,再續《青蛇》裡永不結束的故事



更多西湖照片:www.flickr.com


*註:擷取之《青蛇》文字,皆取自皇冠全新修訂版初版:1993.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